当前位置:汝城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自救与他救:疫情下的民办幼儿园_国内

2020-04-26 23:56 作者:admin666 作者:

  原标题:自救与他救:疫情下的民办幼儿园

  “已经有民办幼儿园撑不住了。”

  随着疫情好转,3月起部分地区初高三年级先行开学,接下来是中小学其他年级、高校,但大部分地区幼儿园迟迟“按兵不动”。

  一日不开学,民办幼儿园的举办者就一日焦灼。园所已停课、营收为零,但民办幼儿园仍要支付绝房租、教师薪资,这对现金流是巨大的考验。更不乐观的情况是,民办幼儿园核心资产——教师也大量流失,不少幼师离职、转行。

  民办幼儿园开展自救,寻投资、求贷款、线上销课,但效果并不理想;政策也注意到这个群体的困境。有多个地区已出台政策,向民办幼儿园提供补贴、税费减免等方面的扶持。4月16日,教育部也发声,督促各地出台扶持政策。然而政策的落实仍需时日。

  目前,已有少数地区明确了幼儿园开学的日期,也有幼儿园已经开学,但大部分幼儿园仍在等待。这个春天,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活下来。

  “每天睁眼就赔几万块”

  “我5个园所每天睁开眼就赔几万块钱。”上海地区的民办幼儿园举办者宋涵云(化名)非常焦虑。

  幼儿园延期开学期间,没有保教费收入,但幼儿园的运行成本还要继续支出。记者从多位从业者处了解到,教职员工的基本工资、社保、房租、基础能耗等各项费用仍需照常支出。

  宋涵云目前在上海有五个园所,她告诉记者,疫情期间每个月房租+人工成本要100多万。而国内另一拥有100多个园所的民营幼教品牌创始人透露,疫期停学期间“每月也要花个一两千万开销”。

  其中占比最大的部分是房租和人员开支。宋涵云称,按正常运营的话,自己的园所中人员费用是占比最大的支出,而房租占整个运营成本的30%—40%,但疫情期间人工会“打折”,因此房租成了占比最高的部分。

  北京一位民办幼儿园举办者陈岚(化名)开办的园所中,除了普通园,还有两所高端园,她告诉记者,高端园的人员开支会更高,一个月仅人员工资将近30万;加上各园所每月200万的房租,陈岚说,如果找不到投资,这个月就撑不下去了。

  幼儿园何时开学?目前,江苏、四川、湖南、河南、安徽等地已明确幼儿园的开学时间(分散在4、5月),其他地区趋势仍旧不明朗。从不少省份发布的开学时间安排可以看出,相较中小学、高校,幼儿园是开学时间最晚的。

  “即使可以开学,也有家长不愿意冒风险让孩子去集中起来,宁愿在家待着。幼儿园要做好9月才能开学的准备。”有从业者分析称。

  在这种情况下,多位从业者告诉记者,已经有大班的孩子开始退园了。陈岚称,北京有很多家长觉得,幼儿园要到9月份才能开学,而大班的孩子开学直接上小学了,索性直接退园,而退园就意味着退费。“这对一些幼儿园来说是雪上加霜。”

  面对开学,民办园还面临更多投入。根据部分地区的要求,民办幼儿园需要订购防疫物资,包括安全防控检测设备等。宋涵云告诉记者,按照上级管理部门的要求,每个学校都要安装红外测温仪,“目前公布的6家竞标公司,价格从几千到几万的都有。”

  4月中旬的一个下午,陈岚接了4个电话。来电的都是做幼儿园的同行,询问是否认识对幼儿园感兴趣的投资人。“挺了三个月,经营已经出现严重困难。关园还能减少损失,但如果撑下去,房租和人员工资都是很大的压力。”

  天津一位民办幼儿园举办者徐晓辉(化名)称,一个小企业的储备金基本是够支撑三个月的流转,很多幼儿园是扛不到9月份的。“民办幼儿园的办园场地绝大部分是租赁的,这大半年的房租房东无法免掉,房租压力就会拖死大部分幼儿园。”

  拯救现金流

  “光焦虑也没用,得想办法自救。”在这个难以跨越的春天,“自救”成了民办园举办者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各行各业都需要抗风险能力。卓华教育集团创始人卞月深知这一点,于是她在几年前就有所准备,和银行合作,将幼儿园的保教费做成了“账单分期”模式。

  一次性缴付一年学费对部分家庭来说会有压力,但卞月想:买房买车可以按揭,信用卡账单也可以分期付,学费是否可以借鉴这一思路呢?学金融出身的卞月找到银行谈合作。最终方案是,家长只用向幼儿园支付前三个月保教费,银行会把一年中剩余9个月的学费先行支付给幼儿园,从第4个月起,家长只需要按月将保教费还给银行。“这是一个三方互利的方案。”这样一来,卞月的幼儿园抗风险能力大大增强,目前现金流足够支撑运转。

  然而,像卞月这样早做布局为幼儿园留下现金的仅仅是个例。疫情发生后,如何拯救现金流?

  一个路径是寻找投资人。卞月告诉记者,现在资本市场比较活跃,目前有一些教育集团或投资方会有接受幼儿园资产的意愿。“至于占多少股权和收益,品牌是否变更,内部组织架构、运营及课程是否要变动,这些都可以谈。”比起眼睁睁等待关闭,此时引入投资虽然价格被动,但也成了民办园举办者的自救路径之一。

  而陈岚将目光转向银行贷款。然而,这也不是一条容易的路。她告诉记者,由于开学时间不确定,能感觉到银行比以前慎重很多,开始各种征信调查,额度减少了很多。“我的贷款之前本来通过了,结果等到最后又说不行。”

  “场地是租的,幼儿园资产无法抵押担保。”在巨大压力之下,她选择将自己的私人房产拿去做抵押,贷了500万,以解燃眉之急。

  还有一些举办者尝试在线服务的变现。一位不愿具名的幼儿园举办者称,这个时期会做一些线上直播课来消化预付学费。课程内容是精心准备的,从上午10点钟到下午4点钟,中间有休息、午餐、娱乐,家长可自愿决定是否参与。他反馈称,在自己园所内,直播课参与度比较高,“家长也希望孩子能得到积极引导,同时也能解放家长。”

  实际上,记者获悉,和k12阶段的“停课不停学”不同,曾有教育行政部门表态称,严禁幼儿园开展网上教学活动。因此,对于线上销课这一自救方案,很多民办园无法采纳。

  也有民办幼儿园尝试线上招生。但这也无法拯救现金流——4月10日,教育部发布预警,明确指出各地学校和幼儿园在未开学或未开课情况下不得提前收取学费(保教费)。

  房租成本也有节约的空间。卞月告诉记者,公司旗下一些园所不是租用的国企场地,但跟房东会长期保持良好的联络。疫情刚一开始,园长和后勤人员就适当地和防控保持沟通,动作比较早,很多问题考虑到了前面。“我们有个园所,因为前期和房东一直保持良好关系,疫情来临后房东很宽容地免了2月、3月整月和4月半个月的房租。”

  记者注意到,还有一些幼教从业者商量着,发动同行一起写“求救信”。除了描述民办园的困境外,他们计划向行政管理部门提出建议,例如建议政府增加奖助资金额度、建议对民办幼儿园按照小微企业对待等。

  核心资产教师面临流失

  最近民办园圈子内讨论最多话题是工资怎么发。

  工资怎么发,关系到能不能留住人。发多了,园所现金流难以支撑;发少了,老师不能养活自己,会去找其他工作。

  幼儿园优秀师资流失,是民办园这场困境中面临的另一风险。一位不愿具名的民办幼儿园举办者告诉记者,疫情停课以来,园内一大批老师提交了辞职书,去别处打工了。“这怎么开学啊?”

  民办园师资流失的问题不是个例。记者了解到,由于停课,幼儿园教师的工资都“打折”发放。有些仅发放基本工资,或按照当地政府规定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发放。还有极度困难的园所,只能给教师发放一些生活补贴,其他先“欠着”。

  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是,若大量的民办幼儿园因困难无法继续经营,一部分教师也可能转投其他早复工行业或高收入行业,导致人才流失。

  “留住老师,幼教才有未来。”徐晓辉说。疫情期间,他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尽量保证教师们的待遇。甚至疫情期间,他仍在对老师进行培训,每个保育员都会拿到新的内部的合格证书。

  为什么要保老师?徐晓辉告诉记者,不想流失老师。“管理成本很高。我们幼儿园的老师都经过充分培训,投入了巨大成本,如果老师们都走掉了,孩子们开学后还要面对陌生的老师。”目前,他的园所中没有教师流失的现象。

  “但这种情况未必能坚持到9月。”徐晓辉算了算,过一段时间,就无法给老师发工资了。再熬半年,又有多少老师不跳槽转行?等疫情平复了,去哪里找幼师?幼师都是新手,教学质量如何保证?

  同样情况下,宋涵云会允许老师们在不开学期间自己去找一点家教等兼职,允许保育员去找一些家政、护理等兼职,等幼儿园开园了可以再回来。

  等待救命稻草

  在部分地区,救援正在到来。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京、上海、浙江、厦门、陕西等地均有出台政策对民办幼儿园进行扶持,具体措施包括补助补贴、减免房租、延期纳税等等。但是,每个地区政策差别很大,甚至同一个城市的不同区,在政策落实上也不尽相同。

  以北京地区为例。对于普惠性幼儿园,于3月底前一次性拨付2020年1-6月的生均足额补助;对于在解决区域“入园难"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且运转困难的民办非普惠性幼儿园,也将下发帮扶资金用于发放教职工工资。有享受到补贴的北京民办园举办者称,这确实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现金流压力。

  再以上海地区为例。3月19日,上海市教委等八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全力防控疫情支持民办托幼机构平稳健康发展的通知》,民办托幼机构租赁国有资产类经营用房和行政事业单位自有房屋办学的,在疫情防控期间减免租金。租赁集体资产经营用房的可参照执行。

  但不少园所并不在政策扶持的范围内。上海地区的宋涵云告诉记者,就自己所了解的上海松江区的情况,绝大部分民办幼儿园的办园场地租赁的房子都不是国企的,因此无法享受免房租的优惠。而 “统筹支付购买学位费用”这一项补贴,宋涵云称,这项只限于“地段生”,有地段生的幼儿园能够拿到补贴,可以减少一部分损失。“而我们一个地段生都没有,补贴为零。”

  再如,北京对于能够享受补贴的非普惠园做了限定:保教费每生每月4000元以上的民办园不在此之列。陈岚告诉记者,自己手下的两所高端园就无法享受帮扶。“高端幼儿园运营成本更高。这类园所满足了不同人群对教育的需求,希望不要将之排除在帮扶范围之外。”

  记者了解到,疫情期间,大部分地区都出台了针对小微企业的扶持政策。而尴尬之处在于,很多民办幼儿园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普通企业的扶持待遇对民办非企业单位还是“落实不了”。

  “各地要把为民办幼儿园纾困解难作为当前一项紧迫任务……”4月16日,教育部注意到了这一群体的困境,发文要求各地制定民办幼儿园扶持政策。

  随后,不少地区开始出台扶持细则。例如,4月21日,武汉市教育局等9部门联合出台的《武汉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支持民办教育健康发展有关政策措施》,提出为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提前足额拨付财政补助资金(受疫情影响未开园期间的补助资金不扣减),鼓励各类物业服务主体减免住宅区配套幼儿园物业服务费等。

  同时,幼儿园开学的信号正在逐步释放。4月16日,安徽阜阳发布通告,明确幼儿园、特教学校5月11日前做好返校复课准备;4月22日,湖南常德将幼儿园开学时间延迟至5月6日;4月24日,江苏淮安要求对符合开园条件的幼儿园自5月6日起实行分批错峰、按需弹性开学;此外,金华、柳州、贺州、玉林等市也已明确幼儿园开学时间,海南省则表示幼儿园开学时间由属地市县视情况自行决定。

  享受不到扶持的民办幼儿园举办者们仍在等待,救援或开学也许在某个春日到来。

  新京报记者 冯琪 校对 刘越

上一篇:又一批中国留学生从美国波士顿抵沪 将隔离健康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推荐

点击排行

精彩图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